建议总结

1.0 对青少年和成年人的评估

1.1. 我们建议,只有符合以下标准的受过训练的心理健康专业人员(MHP)才能诊断成人中的性别焦虑(GD)/性别不一致:(1)使用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DSM)和/或疾病和相关健康问题的国际统计分类(ICD)用于诊断的能力;(2)诊断GD/性别不一致,并区分GD/性别不一致和具有相似特征的病症(如身体变形障碍)的能力;(3)诊断精神疾病的训练;(4)进行或转介适当治疗的能力;(5)在心理上评估会对性别肯定的激素疗法造成影响的因素的能力,包括患者个人的理解,心理健康和社会状况;(6)定期参加相关专业会议的实践。(未分级的良好实践陈述 [1]

1.2. 我们建议,只有符合以下标准的MHP才能诊断儿童和青少年的GD/性别不一致:(1)儿童和青少年发育心理学和精神病理学培训;(2)使用DSM和/或ICD进行诊断的能力;(3)能够区分GD/性别不一致和具有相似特征的病症(如身体变形障碍);(4)诊断精神疾病的训练;(5)进行或转介适当治疗的能力;(6)在心理上评估会对性别肯定的激素疗法造成影响的因素的能力,包括患者个人的理解和社会状况;(7)定期参加相关专业会议的实践;(8)对青春期阻滞和性别肯定激素治疗的标准的知识。(未分级的良好实践陈述)

1.3. 我们建议,有关GD/性别不一致的青春期前青少年社会过渡的决定是在MHP或其他有经验的专业人士的协助下做出的。(未分级的良好实践陈述)

1.4. 对于GD/性别不一致的青春期前儿童,我们强烈建议不要使用青春期阻滞和性别肯定激素治疗。(1|⊕⊕○○)

1.5. 我们强烈建议,临床医生为所有寻求性别肯定医疗的人,就他们在青少年时期开始青春期抑制之前以及在青少年和成年人确认性别的激素治疗之前保留生育能力的选项,提供告知和咨询服务 。(1|⊕⊕⊕○)

2.0 对青少年的治疗

2.1. 我们建议,符合GD/性别不一致诊断标准,满足治疗标准并要求治疗的青少年应该首先接受治疗以抑制青春期发育。(2|⊕⊕○○)

2.2. 我们建议,临床医生在女孩和男孩首次表现出青春期的身体变化后开始青春期激素抑制。(2|⊕⊕○○)

2.3. 我们强烈建议在需要时使用GnRH类似物抑制青春期激素。(1|⊕⊕○○)

2.4. 在要求性激素治疗的青少年中(鉴于这是一种部分不可逆转的治疗),我们强烈建议,在跨学科医疗和MHP团队确认GD/性别不一致持续存在和能够给予知情同意的充分的心智能力后,使用逐渐增加的剂量计划开始治疗。大多数青少年在16岁时已拥有这种心智能力。(1|⊕⊕○○)

2.5. 我们认识到,在一些患有GD/性别不一致的青少年中,可能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在16岁之前开始进行性激素治疗,尽管在13.5至14岁之前进行的性别肯定激素治疗的发表研究很少。 与年龄≥16岁的青少年一样,我们强烈建议,由医学和MHP等专业跨学科团队负责管理这种治疗。(1|⊕○○○)

2.6. 我们建议,在性激素治疗期间每3至6个月监测一次临床青春期发育情况,每6至12个月监测一次实验室参数。(2|⊕⊕○○)

3.0 跨性别成年人的激素治疗

3.1. 我们强烈建议,临床医生在开始治疗前确认性别焦虑/性别不一致的诊断标准和性别过渡的内分泌阶段标准。(1|⊕⊕⊕○)

3.2. 我们强烈建议,临床医生在开始治疗前评估和治疗可能因激素缺乏和使用所肯定的性别的激素治疗而恶化的疾病。(1|⊕⊕⊕○)

3.3. 我们建议,临床医生在治疗期间测量激素水平,以确保内源性类固醇被抑制,并且管理性类固醇维持在所肯定的性别的正常生理范围内。(1|⊕⊕⊕○)

3.4. 我们建议,内分泌专家为正在接受治疗的跨性别个体提供有关性激素治疗引起的身体变化的开始和时间进程的教育。(2|⊕⊕○○)

4.0 预防不良结局和长期护理

4.1. 我们建议,定期对跨性别男性和女性对性类固醇激素的反应(包括身体变化和潜在的不良变化)进行临床评估,并对性类固醇激素水平进行实验室监测,第一年每三个月一次,随后每年进行一次或两次。(2|⊕⊕○○)

4.2. 我们建议,定期监测用雌激素治疗的跨性别女性的垂体泌乳素水平。(2|⊕⊕○○)

4.3. 我们建议,临床医生使用空腹血脂,糖尿病筛查和/或其他诊断工具来评估用激素治疗的跨性别者心血管风险因素。(2|⊕⊕○○)

4.4. 我们强烈建议,当存在骨质疏松症的危险因素时,临床医生获取骨密度(BMD)测量值,特别是那些在性腺切除术后停止性激素治疗的患者。(1|⊕⊕⊕○)

4.5. 我们建议,没有已知的乳腺癌增加风险的跨性别女性遵循非跨性别女性推荐的乳腺筛查指南。(2|⊕⊕○○)

4.6. 我们建议,用雌激素治疗的跨性别女性根据前列腺疾病和前列腺癌的个人风险进行个体化筛查。(2|⊕⊕○○)

4.7. 我们建议,应由临床医生决定将子宫切除术和卵巢切除术作为性别肯定手术的一部分的医疗必要性。(未分级的良好实践陈述)

5.0 性别重置和性别肯定手术

5.1. 我们强烈建议,患者仅在MHP和负责内分泌过渡治疗的临床医生同意手术在医学上是必要的并且将有益于患者的整体健康和/或幸福之后,进行生殖器性别肯定手术。(1|⊕⊕⊕○)

5.2. 我们建议,临床医生只有在完成至少1年的持续和依从的激素治疗后才批准生殖器性别肯定手术,除非不期望进行激素治疗或存在医学禁忌。(未分级的良好实践陈述)

5.3. 我们建议,负责内分泌治疗的临床医生和初级保健提供者确保获得对跨性别个体进行生殖器性别肯定手术的适当医疗许可,并在手术期间和手术后就激素使用与外科医生进行合作。(未分级的良好实践陈述)

5.4. 我们强烈建议,临床医生在下列情况下将激素治疗的跨性别个体转介生殖器外科手术:(1)个体具有令人满意的社会角色变化;(2)个体对激素效果感到满意;(3)个体向往明确的手术改变。(1|⊕⊕⊕○)

5.5. 我们建议,临床医生延迟性别肯定的生殖器手术,包括性腺切除术和/或子宫切除术,直到患者达到至少18岁或其国家法定成人年龄。(2|⊕⊕○○)

5.6. 我们建议,临床医生根据个体的身体和心理健康状况确定跨性别男性的乳房手术时间。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推荐特定的年龄要求。(2|⊕⊕○○)



[1] 译者注:原文为Ungraded Good Practice Statement,下同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