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关心的问题 (Q&A)

1) 如果怀疑子女是跨性别或同性恋,该怎样做?

其实跨性别或是同性恋,很多时候也没法从外表或行为辨认出来,男孩子比较女性化或女孩子比较男性化,也不一定是跨性别或是同性恋,也不一定会在性别认同或性倾向出现与一般人不一样的状况。

建议以较开放的态度,多跟子女谈论性与性别的议题,很多时候学校的教导并不足够,也让TA难于启齿发问。孩子们内心对很多性方面的议题都可能存有疑问,希望得到解答及尝试探索。正确及正面的讨论会帮忙TA发展出合适的性别取态,尽量避免将社会刻板的性别意识硬套于子女身上,这样更会容易令TA承受不必要的压迫以至身心受创。

一般孩童在成长期,都会经历不同阶段的性别认知及探索历程,陪伴TA以开放的态度安全地探索,总比禁止TA去做某些事更为有效,很多时越被禁止就会越挑起TA去尝试的心态。如果真的确定TA是跨性别或同性恋,在现今的社会里也并非没有出路,事实上有很多成功人士也是同志,问题在于能否正面去对待TA的性别认同或性倾向,让TA健康成长,获得最快乐的人生。(请继续耐心阅读其余的解答)

2) 如果子女跟我说TA是跨性别或同性恋,该怎样做?

责骂并不是解决的方法,但也不需要勉强自己立刻接纳,正确的做法是尝试耐心引导TA说出更多的心底话,以了解其处境及状况,再陪伴TA寻求合适的协助及出路。这段时间是建立互信最重要过程,有了互信,才能够有良好的沟通;有了沟通,才能够陪伴及帮助TA处理背后TA可能正在承受的更多问题。要明白TA因为对你的关和及信任,才愿意向你分享TA隐藏已久的秘密,而绝对不是因为任性与无知。如果TA真的是任性无知,就更不可能会向父母坦白了。

在初步沟通过后,可以尝试跟TA一起搜寻及了解这方面的资讯,但不要太过主动提出意见或强迫TA尽快改变,免得TA承受不了压力而放弃跟你的沟通。近代不同的研究也发现,性别认同与及性倾向基本上是很难,甚至没有办法改变。不少一直反对跨性别及同性恋的团体,近数年也不再声称可以改变这方面的倾向,转移要TA们禁止这方面的欲望,但却带来种种负面的影响,小则令TA们活得不快乐,有些会选择离开家庭,部分严重者更会出现精神压力问题,甚至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我们对父母的忠告是:「你宁愿失去一位心爱的孩子,要TA一生也活在不快乐中,还是接纳TA,陪伴TA去寻找自己的快乐?」

3) 如何分辨TA到底是跨性别还是同性恋?

跨性别是关乎TA自己的性别认同,TA自己是什么性别。同性恋指的是TA倾慕的对象为同性,是性倾向的问题。这两个基本上是不同的概念,没有必然的关系。跨性别可以是同性恋也可以是异性恋,同性恋一般不会想改变性别。当然两者所面对的处境与问题会有所不同,处理的方法也有所差异,我们应尊重TA对自己身份的理解,不应以第三者的角度去企图辨别。

4) 这和我的教养或遗传有关吗?

没证据显示性别认同及性倾向与环境因素或遗传有关,当然我们并不能完全排除有这方面的可能性,但众多研究报告指出,这样的倾向是难以改变的。我们不想纠缠于是否天生这个问题上,因为天生与否,也要正面地去面对这个问题,重点是为TA找寻出路,让TA活得更好,免受社会不必要的歧视。

当中也有极少部份有性别焦虑的孩子,其实是间性人(Intersex),也称为双性人,即天生的生理性别上不完全是男或女。但由于出生时性别的错乱并不明显,以致未被发现。这些孩子在长大后,有可能会出现性别的不协调,于性别焦虑上的状况与跨性别者有相类似的地方。如身体上并没有出现严重不正常情况,并不需要过份担心,因为此种状况,大约在500-5000人口当中,才会出现一个。如有疑问,可自行安排到医院作详尽的身体检查。

5) TA是被别人教坏的吗?是因为受过伤害或童年阴影所至吗?

世界各地近几十年的研究与试图改变,都似乎证实性别认同及性倾向是难以扭转的,所以基本上是有没办法去教导成为一个跨性别或同性恋。虽然有部份比较保守的心理学家,会认为性别的差异,很多都是由童年伤害所造成,而有部份同志的确曾在童年遇上过一些负面的遭遇。但有理由相信这些遭遇,极其量只会引发起当事人去发现,或提早发现自己的认同与性向,而并不会因此而将其改变。

6) 为何TA对很多事情都过分敏感?很容易发脾气?

我们需要明白TA以往可能承受过很大的压力,从小成长面对过无数的性别挣扎,只是父母没有察觉而已,而TA自己也害怕和不懂得表达。渐渐地,TA会为自己建立了一个防御机制,为了保护自己,TA会将自己隐藏起来,开始不相信身边的任何人,觉得没有人能够明白及理解TA,很容易会被别人伤害。

所以有部份跨性别或同性恋的孩子,会比较孤僻、不爱说话、不爱与人沟通。有部份则会像过度活跃般不停说话,意图掩饰自己的性别倾向。TA很容易会对某些词语或评论有过度反应,例如「女人型」、「同性恋」、「搞基」、「男人婆」等等……

7) 跨性别是精神病吗?

自1966年起首个对变性欲者进行有系统研究及定义的医生[8] Harry Benjamin,发表了名为“The Transsexual Phenomenon”(变性欲现像)一书,所有渴望改变性别,或欲通过外科手术改变性别的人士都被归类为「性别认同障碍」的精神疾病。但事实上,接近半个世纪的研究与临床诊治,都没办法以任何精神或心理疾病的医治方法,去改善TA们的痛苦状况。只有以整形外科手术,矫正其身体结构,达到当事人期望得到之状况和更改性别,其焦虑及可能有的其他症状便得以大幅度甚至完全改善。

这一群人长久以来被精神科医生主宰着TA们的身份认同过程,与更改性别的权利。直到近代,跨性别社群内越来越多人站出来为自己发声,试图要夺回为自己决定命运及定义的权利,这个社群的状况及需要,才真正被较多人看见及了解。自此,世界各地的医学权威,纷纷对「性别不协调」的状况作出重新定义,企图将「性别认同障碍」从精神病学中剔除,而将所有因为社会的不接纳而导至的精神焦虑状况定义为「性别焦虑」,并将其纳入在心理及精神病学里面。由于部份跨性别及渴望进行变性手术的人士,需要不同程度的医疗介入或服务,所以国际上仍较偏向将「性别不协调」保留在病理学名册当中,但至于属于哪一类病学仍有待专家仔细讨论。

8) 该怎样与跨性别孩子沟通?

要帮助跨性别孩子,先要获得TA的信任,可能要暂时容忍一些可能出现的过度反应、突然而来的情绪或性格上的转变。如需寻求合适的协助,可联络本会,我们会提供相关资料、辅导、支援及转介。切忌随便听别人意见寻找或咨询不适合的精神或心理科专家,强迫TA去接受诊断及改变。暂时不能够接受不等于要责骂,耐心聆听也不等于你会助长了TA的行为。沟通是需要耐心及爱心的,TA自己可能仍未完全弄清楚自己的状况,也可能会担心父母不能接受而感到难以启齿。鼓励TA表达内心的感受,勇于接纳自己的状况,积极寻找出路是最有效的沟通途径。

9) 应该要TA找学校社工,或其他社工帮忙吗?

如果有合适的社工跟进,当然会较容易帮助TA,及改善与你的关系。但首要条件,是那位社工能否用没有歧视的眼光对待TA的特殊状况,及以专业的态度进行整个辅导过程。学校社工由于与学生保持一个密切的关系,好的方面就是能够更了解及切合TA的需要。但危险的地方,是一旦该社工在辅导过程中表现出不专业的操守或歧视行为,甚至将TA的身份泄露了给学校里的其他人或同学知道,那将会是一个很严重的灾难。所以在尝试求助于学校社工前,请先与子女商量,得到TA的同意,并了解该社工的可信程度才作决定。不然,可以找外间一些跨性别及同志友善的社工或辅导员寻求协助,本手册内提供了一些可靠的机构及联络方式,也可直接选用本组织的辅导服务。

但若然TA对社工的协助有所保留,也不要太过勉强,可鼓励TA参与一些跨性别及同志友善机构或青年服务中心的活动,这些机构一般也有专业的社工能够协助TA建立自信,从而了解及面对自己的前路。我们也建议父母参与本组织或其他中心的家长小组,与其他有相同情况的家长多作交流,及认识其他跨性别朋友,从TA们的口中,了解更多自己孩子不敢向你诉说的秘密。

10) 以后该怎样称呼TA?

TA可能会表达希望得到一个新的称呼,但父母有自己的考虑和难处,不会很容易就能够接受TA的新性别。我们建议可与孩子商讨这方面的问题,希望TA能够明白大家都需要时间去适应,寻找一个双方都觉得合适的办法,例如以一个比较中性的中文或英文名字称呼TA,减少以「女儿」、「儿子」等带有强烈性别色彩的字眼,以避免大家都觉得尴尬的情况发生。

11) 在亲戚朋友面前怎样面对TA的转变?

若你未能完全理解或接纳TA的转变而觉得尴尬,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当亲戚朋友问及TA的性别或感情状况时,你大可回答正在与TA一同面对及处理性别上的疑惑。如大家继续追问,你可表达你们都在承受一定的压力,礼貌的告诉大家不需过分担心,如有合适的资讯亦欢迎提供给你。

若果你能欣然地接受TA的改变,及准备与TA同行,你可简单正面地回答亲戚朋友的查询,说TA正考虑作出人生重大改变,然后简单地略述TA现在的情况,相信亲戚朋友不会太难接受。若有难堪的情况出现,就礼貌地请TA们尊重你们所作的决定,让你们有多一点的空间及时间去处理及寻找出路,有机会的话,可提供一些相关的资料给TA们阅读,让TA们明白你们的处境。

12) 该怎样向亲友中的小孩解释?

其实很多时候小孩的接受及适应能力远比成年人还高,只是成年人觉得尴尬,难以启齿,而小孩反而没有太多这方面的包袱。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只要简单地说明TA的改变,例如:「从现在开始不要叫表哥,要叫表姐了」、「表姐迟下见医生,将来要变为你表哥了」,如果小孩再继续追问,也可直接说明TA将会做变性手术。

13) TA好像没有考虑我们的感受及难处

TA在面对自己的性别疑惑过程中,挣扎了好一段时间,已经筋疲力竭。再要想怎样面对父母这个难关,可能一下子没法周详地考虑到父母的感受及需要。只要你先聆听了解TA的完整故事,让TA放下心头大石,然后再说出作为父母的担忧及顾虑,相信在互相谅解的沟通中,一定能够找到出路。无论如何TA也是你们的孩子,你们也是TA的父母,多一点的耐心是必需的。

14) 沟通过之后关系变了,怎么办?

那可能因为TA觉得你未能够完全了解TA的情况,或是你的反应让TA觉得担心,以至未能够完全信任你,或担心伤害了你,所以宁愿暂时停止或减少沟通。建议你不妨向TA解释,纵然你未能够完全理解和接受,但仍然愿意与TA同行,陪伴TA去找寻出路,希望TA给你多一点的时间与耐心。

15) TA什么意见都不愿意听

有时候并不是TA什么意见也不愿意听,而是TA的防卫机制还未解除,某一类的意见会令TA显得非常焦虑,背后可能存在着一些TA以前的经历或一些假设,这种情况在第三者看来是难以理解的,但对TA来说可能是很冒险的方法。我们需要有意识地去让TA安心,在选择任何帮助途径时,也应特别照顾TA的需要。

建议要循序渐进,先从知识层面着手,最好不要一开始就强迫TA去看医生或吃药。虽然合适的信仰开导,有机会会帮助TA更正面去面对困难,但也不要强迫,一旦处理不当,情况就会不堪设想。加强父母自己在这方面的知识是非常重要的,最初是很难分别什么是好与不好的资讯,所以不妨多看一点不同渠道而来的资料,然后再与TA一同讨论寻求合适的帮助,也不要以为TA不会懂事,而不去细心聆听TA想表达的意见。

16) TA好像经常在变,是说谎吗?

在性别与性倾向的探索过程中,免不了会有新发现和转变。TA可能从未想像过能够有机会决定自己的性别,在这个过程中,TA会不断发现自己的不同取向与可能性,有时候会为发现到一种与TA很相似的状况而兴奋不已,但之类后,又可能会因为看见很多不吻合的地方而会感到十分沮丧。TA在发现自己和告诉别人的过程中,会大起大落。会因为一个人的接纳,觉得人生充满意义,也可能会因为一个人的误解或歧视,觉得没有人会接纳TA。我们应体谅TA的反覆与转变,鼓励TA继续勇敢去发现自己更多的需要。

17) 不能接受自己的性别,就必需要做变性手术吗?

跨性别者并不一定不接纳自己的性别,TA可能会对所有,或者部份性别二分的规范,有不同程度的反感、焦虑、冲突或拒绝。这些矛盾可能来自不同的社会性别区分,例如气质、表达、穿着、身份、称谓、工作等等,又或者来自TA本身的生理反应及身体状况,如青春期、经期、性反应、身高、体毛等等。TA有可能对其中一项或多项出现不同程度的反应,轻则会偶尔不安,严重者可以导至极度焦躁或有轻生念头。对于身体构造出现极度不安的跨性别者,变性手术很可能是TA们的其中一个出路,而对于其他不同状况的跨性别孩子,则需从不同的途径去帮助TA面对性别上的矛盾。

事实上,有不少的跨性别者并不一定或并不需要以手术去改变身体的状况。每个人的需要也不一样,有些人不能接受自己的身体性征,有些人[9] 只希望以另一个性别去生活,而有些人可能只是不希望在男女二分的性别定型下过活。

18) 男孩子喜欢女装打扮,女孩子男孩头,都是同性恋吗?

不同的性别表达,与TA会爱上什么性别的人,是没有直接关系的。跨性别者当中有异性恋、同性恋,也有双性恋,而单纯的同性恋者一般不会讨厌及想改变自己的性别。在性别表达上比较女性化或男性化,也不一定是跨性别或同性恋,事实上,有很多的所谓「正常人」,也不一定很Man或者温柔娴淑。人们经常讲的所谓正常,其实是大家约定俗成地认为应该是这样吧了。

19) 变性手术危险吗?

变性手术是一项复杂的大型外科手术,需要进行一次至数次全身或局部麻醉,但一般而言危险性不高。在香港要进行变性手术,必须要通过一个严谨的评估过程,需时最少2至4年。医生在评估过程中,会衡量当事人是否有必要及合适进行变性手术,也会衡量风险问题,暂时在香港及其他地区未有听闻过因接受变性手术而死亡的个案,部份人士于手术后会出现轻微的后遗症状需要再入院跟进,严重的情况并不多见。

20) 变性手术会带来身体的伤害吗?

每一项外科手术,都会存在一定风险及对身体的侵入性。考虑进行任何手术的原则是,该手术是否能够令当事人获得更优质的生活,以及TA所承受的风险程度。若手术前的评估过程做得妥当,一般变性手术都会为当事人带来非常正面的效果。当然除了手术外,也必需配合手术前后的其他情绪、心理及新生活适应等方面的辅导,让其尽快融入及面对因新身份而出现的挑战。

21) 香港在那里有变性手术做?要花很多钱吗?

在香港有部分公立分区医院设有手术前的评估,之后会安排到外科手术部门进行变性手术,详情请向本会查询。一般香港永久性居民,在完成整个评估并获得精神科及心理科的证明信件后,在香港公立医院进行变性手术,只需付住院费、杂费、及其他额外费用,手术费用会由政府补贴,总金额大概是千多至数千元港币。

有部分人会选择到其他国家进行手术,主要原因是信心或期望得到的效果之考虑。香港在变性手术上相对于东南亚国家并非先进,但尚算完善。国外进行手术的费用大概需要港币8万至30万不等,视不同的医院及项目而定。香港医院一般只会为变性者进行有限度的轮廓及喉结改善手术,以让TA能够易于融入新的生活,但若对样貌外观有特别要求的,会选择到国外接受手术。但国外医院一般不会有详尽的评估过程,建议应在香港先完成评估及荷尔蒙治疗,再选择前往其他国家施行手术。

22) 如需接受变性手术,应从何开始?

变性手术前的心理评估,本地暂时仍由精神科负责,当事人需要先取得普通科医生的介绍信,再交给该区辖下医院精神科排期,一般需要约半年至一年或以上时间。由于程序经常有变,请参阅本会网站,如需协助可直接联络本会或其他相关机构。在决定约见医生之前,我们亦建议当事人及其家人,先与本会或相关机构联络,以便了解更多,也可在过程中有同路人和其他专业人员的协助。

23) 如果TA已结婚,甚至有小孩,怎么办?

相信TA选择这个时候去面对,一定有TA的难处。这并不代表TA不爱TA的伴侣及孩子,只是TA承受的压力,可能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自己一个人已没法去面对及找寻出路。若是能够让TA与其家人一起去面对这个问题,TA会更容易及有信心度过这个难关。

如果TA只希望在家中穿着异性服装,来表达自己期望的性别认同,只要家人愿意接纳,基本上不会影响整个家庭的日常生活状况,更可能因家人的沟通与接纳,而令大家的关系因此而变得更加密切及关爱。若是TA期望改变自己的性别,而TA的伴侣及子女也愿意接纳,跟据香港现行法律,TA可选择保持夫妻的关系,而TA自己的性别也可以更改,子女的关系也没有改变。一家人只要互相支持,去面对将来生活带来的改变,结果并不一定会是负面!群体中事实上有不少很正面的类似情况, 家人关系于其中一位成员改变性别之后反而变得更加融洽。

24) 可以跟TA断绝子女关系吗?

如果这是你的意愿,当然没有人能够阻止。但关系可以断绝,血缘及亲情却不会因此而改变。我们期望能够帮助父母与子女建立良好沟通,互相体谅及理解,从而找到出路。我们相信,因为爱,总会有明天!

25) 我想TA暂时离开不和我们同住可以吗?

如果父母暂时未能够接受孩子的状况,感到难受与沮丧,这也是其中一个能够让大家各自冷静,有空间重新思考及处理面前问题的一个处理方案。最重要的是在大家都冷静的情况下,说清楚大家的意愿,从而商讨怎样去作出安排。分开生活以后,应由其中部分家庭成员作为沟通的桥梁,或邀请TA回家吃饭,让双方在安全的范围下,仍然能够保持关系,再等待机会克服困难。

26) TA将来的人生会怎样?

如果TA不需要改变性别,或变性后选择公开自己的变性身份,TA所需要面对的问题相对会较一般人要多。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及改变,跨性别及同性恋者所需要面对的困难已比从前要小,甚至会获得更多的支持与帮助,朋友数目亦不会因此而相对地减少。只要TA有正面的思想及积极的人生,活得快乐,健康成长,将来的成就可以比一般人更大。而因为TA所面对自己的性别疑惑,获得的接纳与包容,TA可能更会容易与人相处,更有爱心,从而更有利于将来人生的发展。朋友们的支持也是非常重要,有同路人在身边,能够让TA感到被认同及有倾诉的途径。(如需认识其他跨性别朋友,可联络本会或其他相关机构)

对变性人来说,若通过适当的评估程序,与及组织的协助,有足够的心理素质与预备,应付性别转变的过程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而在评估过程中的荷尔蒙治疗及真实生活体验,会让TA较易融入至另一个性别。女跨男的变性人在使用荷尔蒙一段时间之后,声线及外观都会变得非常男性化,一般融入是没有问题的。而男跨女则需在适当指导下锻炼仪态与声线,基本上也足够应付日常的生活,也有部份人士会选择进行面部轮廓整型与声带手术,让自己有足够信心投入新的环境。性别转换后在工作及生活上,大致上与一般人无异。

成年人于青春期过后骨架身高与声线都已经发展成熟,有部分人可能会因外观比较高大或矮小而在性别转变时遇到困难,所以理论上是越年轻开始进行转换效果越好。但未成年的跨性别孩子能否有自主决定权及成熟程度去改变性别,是很难有一致的定论。欧美国家对这方面的讨论及经验比香港先进,已有案例尝试延缓跨性别孩子的青春期发展,以让TA成年后有更优越的生理条件进行性别转换。也有父母与专家及孩子一同进行深度的追踪与探索,去肯定TA能够适应将来的转变。

27) TA会不会找不到工作?

在香港有很多国际企业、大型机构、以及政府部门,均有同志及跨性别友善的员工政策,更有鼓励员工表达这方面的性倾向,以增强TA们的投入感与工作表现。所以积极向上、有能力的人,是不愁找不到工作及晋升机会的,前途亦不可限量。现在越来越多大企业的高层,也纷纷公开自己作为同志的身份,并得到公司与同事的支持。

而学校、个别雇主、公共服务,以至社会大众的接纳事实上更为重要,香港二十多年来有不同的人士及团体,以及平等机会委员会一直致力推动将性倾向及性别认同([10] SOGI)纳入现行的「反歧视法」中,可惜社会上有部份极为保守的人士,一直以各种手段反对。要推动一个公平接纳、没有歧视的社会,家人的支持是极其重要的。

28) 跨别人士会不会很短命?

没有证据显示跨性别人的寿命会比一般人短,这些传闻指的应该是泰国俗称「人妖」的跨性别或变性人。据说TA们因表演或特殊工作需要,长期服用大剂量荷尔蒙,以保持女性化的体态及美貌,却又使用其它药物,令TA们的男性性器官保持功能正常,以至TA们的身体状况出现冲突及超出负荷,而引致寿命比较短的说法。一般跨性别使用荷尔蒙的剂量并不高,如在医生指引下服用,及定期检查身体,并不容易引发严重的健康问题。值得注意的是「人妖」这个名词带有贬义,应避免引用在跨性别或变性人身上。

29) 如果TA本来是男生,穿女装出外会有问题吗?

香港并没有法例禁止穿着异性服装,女生穿着男装当然没有问题,男生穿着女装亦没有违法,就算遇上警察查身份证,只要说明自己的跨性别状况,一般也不会遇上太大问题。

最麻烦的问题,可能是要选择去那一个洗手间及更衣室,或路人的异样目光。近年香港市民对于性别意识比较开放,遇上穿着异性服装的人士,一般只会多看一两眼就继续走路,如果不是有特别的古怪行径、奇装异服、影响或骚扰他人的行为,遇上麻烦的机会应该不大。当然,TA自己也要提高警觉,懂得保护,不应单独前往幽静或危险的地方,又或者参与一些不安全的活动。

30) TA应该去那一个洗手间?

正式来说,TA应该根据自己身份证上的性别,去合适的洗手间。若是已经进入评估过程,得到医生的允许进行「真实生活体验」,即当事人需要全天候二十四小时以另一性别生活,以让TA能够容易适应将来的生活。在此期间,医生会发给TA一封证明书,让TA按照期望的性别,进入合适的洗手间及更衣室。但证明书并没有实质法律作用,只是当有问题出现时,可以比较容易解释,以免麻烦,所以TA本身仍须小心自己的行为有没有影响别人。

如果还未得到医生证明的人士,要TA根据原生性别进入洗手间,问题可能更加严重,其中一个比较折中的方法,就是选择使用「残疾人士专用洗手间」,或无分性别的设施。

31) 如果TA要去与原生性别相反的洗手间会犯法吗?

进入异性洗手间被警方检控的情况,一般会引用刑事罪行条例200章160条的游荡罪控告当事人。其重点为在公众地方出现,而导致其他人合理的担心本身的安全或利益,即属犯罪,一经定罪,可被判处监禁2年。所以,基本上如果没有令其他人感到担心,或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应不属违法。

关于进入更衣室的情况,香港法律之《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第132章)第7条标题 「成年人不得进入分配给异性使用的更衣室」,注明:超过8岁或身高超过1.35米的人不得进入保留给异性使用的更衣室或其他隔室内。所以无论意图是怎样,也属违法。

以上的情况若被发现,又在没有医生或其他充份证明下,就算本身没有意图犯法,也会遇上不必要的麻烦,小则需要到警局落案,大则会被检控,甚或留有案底。跨性别者如真的有需要使用相反性别之洗手间,又没有医生证明,应要有其他性别与欲使用之洗手间相符的朋友陪伴下使用,会较为安全。

32) 手术前出入境会有问题吗?

根据现时的香港法例,变性人需要完成政府订定的完整变性手术后,才可以更改身份证上的性别,而所有由香港入境处及中旅社签发的旅游证件,均需以香港身份证上的性别作为依据。所以于手术前出入境,旅游证件上显示的性别,可能会与TA表达的性别不一致,或许会因过关检查时,官员在确认证件持有人为同一人时出现问题或尴尬情况。若香港居民持智能身份证过电子通道,则可避免问题发生,往中国内地部分口岸也可以相同方法处理。

如在香港或一般欧美国家出入境,只要稍花时间解释清楚,证明旅游证件的持有人是自己,因未进行变性手术以至性别一栏未能够更改,一般也不会出现太大问题。有部份跨性别人士为了避免麻烦,会在出入境时作特别打扮,以符合证件上的性别而避免尴尬的情况出现。

另一个办法是更换新的旅游证件,并提供一张较接近现在性别的照片,但避免过份浓妆涂抹或做作,以免申请时被拒。

如有其他国家[11] 护照,而该国家法例容许未进行变性手术人士更换证件上之性别,也可考虑先行申请更改,以方便出外旅游或公干。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