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患者与体检

主要作者: Linda Wesp, MSN, NP-C

概论

无论性别表现如何,体检都应与存在的解剖结构相关,并且不对解剖结构或身份做出假设。需使用敏感病史以了解接受激素治疗和手术干预情况下多样和个体化的变化和特征。在整个就诊过程中应考虑到医疗保健环境中潜在的先前负面经历,包括歧视以及身体或情感虐待。[1]

在进行体检时,提供者应使用性别肯定的方法。性别肯定(Gender Affirmation)是指个人通过社会互动确认其性别认同的过程。[2]这包括在整个就诊期间用正确的名称和代词指代。这还包括使用身体部位的一般术语,或询问患者是否有供使用的首选术语。[3]只应对那些与特定就诊原因有关的身体部位进行检查。例如,在因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就诊的情况下,检查生殖器是不合适的。

在接受激素治疗的患者中,第二性征可能存在一系列发育,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激素使用的持续时间和起始年龄。

跨性别男性可能有面部和体毛生长,阴蒂增大,肌肉质量增加,男性化脂肪再分布,雄激素性脱发和痤疮。跨性别女性可能有乳房发育(通常不发达),女性化脂肪再分布,肌肉质量减少,体毛变细或缺乏,面部毛发变细或缺乏,皮肤变软,变薄,睾丸尺寸减小或完全缩回。[4]接受过性别肯定手术的患者可能会根据所执行过的程序,使用的方法和并发症的发生而有不同的体检结果。提供者应维护一个器官清单,以指导筛查和处理某些特定主诉。

跨性别女性阴道检查的特殊考虑

(参见性传播疾病和阴道成形术指南)

在跨性别女性中创建的新阴道的解剖结构与先天性阴道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具有盲端,缺少子宫颈或周围的穹窿,并且可能方向更加靠后。因此,使用肛门镜可能是在解剖学上更合适的视觉检查方法。可以插入肛门镜,移除套管针,并且撤回肛门镜时可见阴道壁在肛门镜末端周围塌陷。

跨性别男性盆腔检查的特殊考虑

(参见性传播疾病和宫颈癌筛查指南)

盆腔检查程序可能对跨性别男性和其他跨男性个体的造成创伤和焦虑。跨性别男性更倾向于不及时进行宫颈癌筛查[5],且细胞学采样取材不当率更高[6]。必须向实验室明确提供的样品确实是宫颈涂片(特别是如果列出的性别标记是“男性”),以避免样品作为肛门涂片错误地处理或丢弃。检查要求上应标明睾酮的使用或闭经的存在。

如果患者个人表达对检查的困扰或担忧,可以推迟检查直至信任关系建立。有关盆腔检查和筛查的详细信息的网站可以在checkitoutguys.ca找到。[7]可以使用各种技术(包括双合诊检查和/或窥器检查)减少盆腔检查的不适:

  • 事先与患者讨论程序,包括步骤的顺序。在开始检查之前,留出时间让患者表达任何疑虑。
  • 在检查期间允许患者在房间内有支持人员,用耳机听音乐,或利用他们可能具有的任何其他对策分散注意力。
  • 全程直接解释每一步,例如说:“我现在会用手触摸”,“接下来你会感到一些压力”,“你现在会听到窥器的咔哒声”,并提醒患者可以根据他们的要求随时停止检查。
  • 避免使用身体部位的医学术语,除非事先讨论过这些是患者希望您使用的首选术语。一些患者可能更喜欢将阴道称为“前面”或“前孔”。
  • 提供镜子使患者可以直接观察检查过程。
  • 在检查前20-60分钟给予口服苯二氮䓬类药物可能对患有严重焦虑症的人有帮助。
  • 在检查前1-2周使用通常用于绝经期治疗的阴道雌激素可减少睾酮治疗后常见的阴道萎缩。
  • 允许自行收集某些检查物可能会避免在某些情况下进行窥器检查的需要,例如用拭子获得阴道涂片来分析异常的阴道分泌物。目前正在调查用于HPV检测标本的自我收集。
  • 在拒绝窥器检查的情况下,作为建立舒适和信任的第一步,考虑提供体外和/或双合诊检查。正面经历可能会使患者考虑将来进行进一步检查。

其它特殊考虑

束胸以产生男性化的外观可能导致皮肤破裂或其他皮肤并发症。患者可能不愿意去除粘合剂进行体检。[3]

对于所有跨性别男性患者,建议进行恰当和谨慎的病史采集和有关安全束胸的教育。[8]

睾丸和阴茎的翻折隐藏可能导致疝气或外部腹股沟环的其他并发症,或会阴部的皮肤破裂。所有跨性别女性都建议进行恰当和谨慎的病史采集和教育。[8]

在情况适当且有迹象时,应进一步评估暗示间性别(Intersex)情况的结果。[4]

参考文献

  1. Grant J, Mottet L, Tanis J, Herman J, Harrison J, Keisling M. National Transgender Discrimination Survey; Report on Health and Healthcare [Internet]. Washington, DC: 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gender Equality and 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Task Force; 2010 Oct [cited 2016 Mar 10] p. 1–23. Available from: http://www.thetaskforce.org/static_html/ downloads/ resources_and_tools/ntds_report_on_health.pdf
  2. Sevelius JM. Gender Affirmation: a framework for conceptualizing risk behavior among transgender women of color. Sex Roles. 2013 Jun 1;68(11-12):675–89.
  3. Dutton L, Koenig K, Fennie K. Gynecologic care of the female-to-male transgender man. J Midwifery Womens Health. 2008 Aug;53(4):331–7.
  4. Feldman JL, Goldberg JM. Transgender Primary Medical Care. Int J Transgenderism. 2006 Sep 1;9(3-4):3–34.
  5. Peitzmeier SM, Khullar K, Reisner SL, Potter J. Pap test use is lower among female-to-male patients than non-transgender women. Am J Prev Med. 2014 Dec;47(6):808–12.
  6. Peitzmeier SM, Reisner SL, Harigopal P, Potter J. Female-to-male patients have high prevalence of unsatisfactory Paps compared to non-transgender females: implications for cervical cancer screening. J Gen Intern Med. 2014 May;29(5):778–84.
  7. Sherbourne Health Centre. Check It Out Guys [Internet]. 2010 [cited 2016 Mar 10]. Available from: http://www.checkitoutguys.ca/
  8. Vancouver Coastal Health. Binding [Internet]. Transgender Health Information Program. [cited 2016 Mar 10]. Available from: http://transhealth.vch.ca/social-transition-options/binding-packing- tucking/binding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